“我痛恨和鄙视猎人……”——碧姬·芭杜

雷尔评论:
碧姬·芭杜的一篇文章

我痛恨和鄙视猎人,这些面容醉醺醺,怯懦可鄙的次等人,穿着军装,手持尖端武器,向我们森林中卑微而无辜的动物发起猛击,他们唯一的罪行就是活着并成为(狩猎)目标。猎人是动物世界的恐怖分子。 他们身上带有从我们的原始祖先那里继承来的残忍野蛮的基因,我们的原始祖先不能满足于人类,就把怒气发泄在动物身上。 这种给予死亡的享受证明了他们在给予生命时的无助。 这种可耻的变态行为的突出例子是狩猎联盟的会长,这个满脸沾沾自喜的猎食者叫“威利·施雷恩”,他在一次采访中竟敢说:“我喜欢打猎,因为我喜欢屠杀。” 那么说很好吗???

还有马克龙,向他们鞠躬、给他们违反欧洲法律的好处,而他却没有为改善动物状况做任何事情——我已经等了47年了。 他的跪舔只是为了下次选举的随机投票。 “生命是没有价值的,但是没有什么是有价值的生命”不管是人还是动物! 只要有猎人,我们的森林就跟墓地一样!

至于“带猎犬去打猎 (hunting with hounds)”,那就更糟糕了。 这是一个富丽堂皇的舞台表演,表演者是自诩为贵族的乡巴佬,他们穿着夸张的服装,滑稽可笑,带着豪华的队员,和一群饥饿的狗,他们故意要杀死一只会被人穷追不舍的动物,被追到筋疲力尽的地步,直到“猎物”被恐怖的匕首“侍奉”,在追捕者的欢声笑语下,将它的心脏挖出撕碎。 社会暗杀,合法谋杀,在大多数欧盟国家都被禁止,但恐怖在法国仍在继续。 很少有明显的例子,比如这个,法律是为少数人制定的,违背了多数人的意愿。

“对小鸟来说,还有一种最不可接受的痛苦,这些生命如此纯洁,如此脆弱,如此快乐,我们称之为“胶水狩猎”,这在瓦尔地区有很多实践,包括在树枝上涂上胶水,然后在附近撒上种子。 小鸟会被困住,再也飞不起来,衰竭而死。猎人会来把它拿下来,然后把它做成串。前生态部长在它(胶水狩猎)被禁止时再次批准了它,这是我们的遗憾。(猎人们)终于摆脱(法律的束缚)了。”

碧姬·芭杜
(基金会)主席
这篇社论发表在《信息期刊》110号(2019年第三季度)上。

阅读更多(通过网站更改语言)

威利·施兰视频 [French]

文章来源

获得真相

阅读我们的创作者在1973年与雷尔(Rael)的UFO会面中给我们的信息!

其他活动

关注我们

雷尔研习会

you might also like

West’s selective treatment of Ukrainian refugees

RAEL’S COMMENT:  Th …

Tennis icon claims booing ‘fuels’ Djokovic

RAEL’S COMMENT:  I …

大脑也许能自我修复

雷尔评论: (这技术)失去了监管、授权这么长时间& …

前卢浮宫主任面临刑事指控

雷尔评论: 欧洲随时准备掠夺非洲…..